回家,过年.



忽然发现,
人,
都是越长大越怀旧的。
这二胡的旋律一出,
记忆瞬间被带回到童年奶奶家那个小院儿。
有槐树,
有磨盘,
有石榴树和绣球花的小院儿。



童年的自己是幸福的,
有小院里的花花草草陪我成长,
有邻居家的小伙伴们伴我玩耍。
有牙齿都掉的差不多的爷爷,
和刀子嘴豆付心,
很疼爱我的奶奶......
在童年的记忆里,
有好多画面,
偶尔的,
就像一张张褪色的照片,
不断的在成年后的脑海中反复回放。



有傍晚炉灶台上袅袅升起的炊烟...
有小叔用帮我打的麻雀,
被奶奶处理之后用泥巴一裹,
扔到炉火里烧熟了给我当野味...
有我和堂妹拿着竹竿儿打槐花,
然后又结伴儿趁天黑偷三爷爷在后院种的草莓.....
这些画面琐碎飘零,
组成了我逍遥自在又无拘无束的童年。



童年的春节是最最盼望的节日,
和各堂妹表妹比一比谁的新衣服多,
谁的更漂亮,
是孩提时最大的爱好。
小女生,
尤其是还不曾长大的小女孩,
都爱臭美的吧。
大堂妹的干妈是裁缝,
每年她的衣服都比我的精致,
我也偷偷的生过气,
嫉妒过她。
好在我妈也爱给我买衣服,
每年至少两身新衣服呢。
年三十儿晚上先穿一套,
和堂妹在院子里嬉闹玩耍,
那是个假小子性格的妹妹,
窜天猴之类的鞭炮我是直接不敢靠近的,
更别说放了。
都是她在放,
我躲远远的地方看着,
看的心花怒放。



初一又换了一身新衣服,
争先恐后的给爷爷奶奶拜年,
收到红包压岁钱之后,
先揣在兜里热乎热乎开开心,
然后到傍晚,
如数上交给父母。
那时候钱不多,
十块二十块都有的,
可是很开心。
又长一岁,
大了多好,
长大了就可以像妈妈一样,
穿高跟鞋连衣裙,
还可以涂口红,
看到妈妈每次把嘴巴涂的红红的,
感觉那就是所有我能想象到的美丽了...



印象中的春节都是在家里过的,
习惯了享受这种其乐融融的天伦之乐。
只是有一年春节,
差点回不了家了。
那一年下了好大的雪,
在临近年关的那一刻,
我和父亲差点留在了天津火车站。
这一个比较惨痛的回忆,
因为当时自己一个下意识的嚎啕大哭,
最终还是踏上了归乡的路......



那是我读中学的一个冬天,
我和父亲在小年的那天要从天津坐火车回山东。
那时的火车都是绿皮车,
没有高铁,
没有动车,
只有一开起来,
听令咣当轰轰作响的老式绿皮车。
当我和父亲来到车站时,
脑海顿时一片空白。
看过电影《乱世佳人》的朋友肯定对有一幕场景有印象,
那就是郝思嘉想回家看妈妈,
不想继续留在亚特兰大当护士照看伤员时,
一推开医院的大门,
映入眼帘的整个城市地上,
躺满了如蝼蚁一般密集的伤员.....
原谅我用这个比喻,
来形容当年春运的场景,
不过我觉得说的毫不夸张.....



在一通你死我活的拥挤厮杀博弈之后,
每节车厢外面都残留下了些老弱病残。
父亲因为脚伤没好本来就战斗力弱,
而我的左右手上,
拎着从天音买的沉甸甸的音像学习资料,
还有厚厚的专业书,
根本施展不开。
还有两个学生模样的小伙子,
当时也是发扬风格,
没好意思同那几个勇猛的老大爷相抗衡而被淘汰在车厢外。
当车厢门被列车员关闭的那一刻,
我觉得,
家离我远了,
年,
也离我越来越远了。
回不了家的年,
还算年吗?



父亲在一旁安慰我说没关系,
我们改签坐下一趟车回济南,
然后转车回家,
再等等吧女儿。
我拎着父亲给买的书籍,
两只手紧紧的握着行李箱,
机械的听着父亲的话,
想起这一路的当时的所谓坎坷与艰辛,
忍不住情绪终于崩盘了。
哇的一声,
大哭起来...
这一声“秦腔”吼的,
周围所有人都投来注目礼,
人们注视着我,
像在看西洋镜。
父亲在一边劝慰我说,
别哭了女儿,
我们倒一次车也能回家了。
现在想想,
太不懂事,
我那样张开嘴巴就哭,
根本没有去考虑父亲的感受,
爸爸一定很难过很心疼。
可我只是想用泪水宣泄自己的委屈和郁闷,
大声的边哭边嚷道:
我要回家,
我要回山东,
我要回家找妈妈...



我哭声越来越大,
直到旁边的列车员也听不下去了,
安慰我说,
小姑娘,
你也不要哭了,
谁让你刚才不赶紧挤上车啊。
春运就是这样,
我们也没办法啊。。。
我不听,
继续嗷嗷大哭,
越哭越委屈。
火车马上就要开了,
我的声音变的绝望沙哑...
此时善良的列车员发现了半边没有拉下来的车窗玻璃,
她走过去对车窗里的旅客放话:
大家帮帮忙,
山东的小姑娘没挤上车回不了家过年了,
大家努力把车窗打开一些,
让这小姑娘回家过年吧...



于是车窗被大伙拉开了。
再后来,
哭的昏天暗地的我被好心的大伙七手八脚从车窗外拎进了列车里,
接着从窗外进去的,
是父亲,
和两个同时没挤上车的年轻小伙儿。
我被大家拥在了狭窄的餐桌上,
我睁开眼看看,
大家都在半空中飘着,
到处是攒动的脑袋,
脚根本都踩不到地面。
大家对我投来各种目光,
好奇,
诧异,
不解,
还有善意的笑。
好丢人,
真的好丢人。
反正已经这样了,
一不做二不休,
我闭上眼睛,
继续哭吧...



若干年后,
每当回想起这一幕,
都宛若发生在昨天一般,
如此清晰,
如此深刻......
岁月的长河中,
我们和许多人相遇,
有的紧紧一面之缘,
此生便再无交集。
比如那个好心肠的列车员阿姨,
比如那些把我拉进火车的素不相识的人们...
这些陈年往事之所以翻出来,
或许只是因为春运开始了,
不知道,
又有多少人会在站台上哭泣,
又有多少人坐不上车回不了家...
家,
才是人们心灵的最终归宿,
是我们永远的避风港湾。
不管在外面经受多少风雨波折,
艰辛疾苦,
春节的这一天,
我们都应该回家,
回生育养育我们的熟悉芬芳的故土。
祝福那些身在异乡,
一直踏在归乡途中的游子们,
愿大家努力前行,
早日归乡,
一路平安...























分享到:

回家,过年.的评论发评论

加载中,请稍等...

写评论

  • 你可以输入300个字
  • 评论
  • 00:00/00:00
> 灰色记忆

海蓝亦雪白的其它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还喜欢了

在这里关注听蛙

关注听蛙微信,好音乐手机试听
扫码关注,手机听音乐
扫码,手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