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的小林加代,谁又曾是你的郑左兵?



许久之前曾经下载过一个二胡钢琴版本的,
挺喜欢,
但就是感觉二胡的弦乐有些过于哀婉苍劲,
还是钢琴版的听来更能让人心绪宁静....


忽然想起年少时在青年文摘上读过的一篇文章,
八重樱下。
加代和郑左兵的故事。
加代是日本人,
郑左兵的父亲是中国商人,
母亲是日本人,
父亲在日本经商,
娶了日本女子做偏房,
生下了他。
童年的印象里,
父亲很少出现,
来了住一个月或者几个月,
就会好久也见不到了。
加代是他的邻居,
少年时他们总是一起上学的,
加代总是在路旁一棵粗壮沧桑的樱花树下等他,
然后他们再一起走去学校。
加代跺着小碎步,
总是在身后微微仰望着郑左兵那颀长高大的身影,
少女的心思啊,
猜也猜不透。


时光荏苒,
他们上了中学,
那一年的圣诞节,
学校允许可以不穿校服。
加代穿着白底透着淡粉色樱花图案的传统和服,
撑着一把朱红色的油纸伞,
静静的等着郑左兵。
远远的,
郑左兵望着加代,
第一次发觉原来她那么美丽啊,
忽然感觉心跳的好快,
情窦初开的年纪,
谁不曾脸红羞赧过。。。


直到后来,
中日关系越来越紧张,
那一天,
中国父亲要接郑左兵回中国,
游轮的汽笛声已经拉起,
码头上是已经哭到断肠的母亲,
此去一别,
不知还能不能再见。
忽然,
郑左兵看到了码头上一个疯狂奔跑的身影,
如此熟悉,
是加代。
她哭的梨花带雨,
脸上肆意流淌着的,
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那天空中掉落的冰冷雨水,
头发散乱的垂在脸上,
她痛苦绝望的冲着郑左兵喊道:
“可是,
郑君,
我喜欢你呀,
我一直喜欢你呀......”



许多年后,
郑左兵关于日本的记忆中,
就只剩下了那副画:
画面中烟雨谜漓的码头上,
加代和母亲相拥而泣。
还有加代那挥之不去的倾诉呐喊:
“可是,
郑君,
我喜欢你呀
我一直喜欢你呀.....”
.......
在中国的这些年,
他经历了一个男人正常的人生,
工作,
结婚,
生子,
丧父,
挨批斗,
平反,
丧偶,
退休....
随着年龄的推移,
关于日本的记忆变得越来越模糊,
除了加代那句令他无数个日日夜夜魂牵梦萦的,
郑君,
我喜欢你啊.......


重返日本,
参加教会学校的老同学聚会上,
当年的同桌把一纸字条塞到了已是暮年的郑左兵手中,
神秘的笑道,
加代的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
没有想象中的忘情激动,
却有着淡如暖阳的脉脉温情,
一句淡淡的“你好吗”,
承载了半个世纪的相思与牵念。
郑左兵说,
见一面吧。
加代起初不肯,
后来终于同意了,
但是有一个条件,
那就是,
相见不相认。


于是,
几天之后,
那棵苍老的八重樱树下出现了这样一幕:
一位暮年的老人,
白发沧桑,
穿着租来的燕尾服,
手捧一大束火红的玫瑰,
深情又诚恳的将每一支玫瑰分发给路过的每一位老妇人。
有的人迟疑,
有的人感激,
但不管如何,
每个人最后都欣然接受了,
我想,
老概是想以这样一种方式,
对年少时那不曾开始便已结束的情怀致敬吧。
团花簇锦的樱花纷繁飘落,
花,
依旧开着,
人,
依旧重复着昨天的故事,
生生不息......


这是所有记忆中的《八重樱下》,
那个年少时读到惆怅的作品。
听着熟悉的旋律,
莫名其妙的想到了它,
心里淡淡的感伤犹在,
仿佛小时候读过的《海的女儿》,
小美人鱼变成了气泡,
升起在太阳照射海面的那一刻....
于是,
故事全剧终。
还是孩子的我不依不挠,
缠着爸爸讲什么叫变成气泡了,
小美人鱼是死了吗?
小美人鱼不该死啊,
是她救的王子啊,
她应该和王子在一起啊....


多年后,
我终于懂得了,
生活就是生活,
没有那么多应该,
更没有如果......


只是,
每个人心中,
大概都住着一个气泡儿吧。
你是谁的小林加代,
谁又曾是你的郑左兵?
............






分享到:

你是谁的小林加代,谁又曾是你的郑左兵?的评论发评论

加载中,请稍等...

写评论

  • 你可以输入300个字
  • 评论
  • 00:00/00:00
> 风居住的街道 钢琴版

海蓝亦雪白的其它日志

喜欢这篇日志的人还喜欢了

在这里关注听蛙

关注听蛙微信,好音乐手机试听
扫码关注,手机听音乐
扫码,手机听